贴吧太太的,侵权删。

“你好,这里是地府专线1021号转接员。” 电话那头的叶修微微一震,险些将话筒摔到地下,“我想接……苏沐秋。” 电话另一端的1021号也震动了一下,因为他也叫苏沐秋。 “请问,是哪个苏沐秋?” “1997年10月21日出生的,有个妹妹叫苏沐橙,2015年,他十八岁,出了车祸。” 尽管叶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,但另一边的1021号仍然听出了他不安的情绪。 “请稍等一下。”1021号回答说。1021号翻阅着地府名册,想从中找到符合条件的“苏沐秋”。遗憾的是,并没有符合条件的“苏沐秋”。 “对不起,没有您要找的那个人。” “……你再查一遍好吗?”电话另一端的叶修沉默良久,说道。 另一边的1021号愣了愣,按照《地府地狱接线员准则》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,他有权拒绝叶修再查一遍的请求。 可阴差阳错的1021号竟答应了,叶修在电话另一端焦急的等着。 怎么会没有呢? 就是没有啊…… “……先生,地府千千万万个苏沐秋中,确实没有你要找的那一个苏沐秋。” “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 “如果有什么需要,请联系我。” “好。” 电话挂断了。 叶修已经很老了,老到已经敲不动键盘了,老到睡觉都不是和周公下棋而是和阎王爷喝白开水了。 近些年地府的政策宽和了许多,允许将死之人与在地府的相识之人通电话。 这一过程需要许多人参与,首先是地府在人间选拔的“人间公务员”,这些人都是从福德厚重的人中随机“诱拐”,而任务就是给将死之人送电话机。 其次是在地府众鬼中选拔的“地狱接线员”,这些人都是生前品行良善且无过之人,而任务就是转接电话。 怎么会没有呢?? 叶修的耳边仿佛响起了1021号的声音,那声音和记忆中那个人的声音完全没有差别。 “沐秋……” 1021号从梦中惊醒,他梦见白天那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,甚至想象到了他已经苍老的脸。 第二天,1021号莫名的焦躁,他希望昨天那个人来电话,可那电话却迟迟不来。 在1021号已经认定了叶修不会打电话来了的时候,电话铃响了。1021号迅速的拿起了电话听筒,“你好,这里是地府专线1021号转接员。” “我是…呃……我叫叶修,是昨天那个……” “哦,我知道,叶修你说。”1021号迅速回答道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叶修说什么。 电话那头的叶修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和苏沐秋说话,本来也不知道说什么的他,呆滞在病床上。 “喂,叶修,还在吗?” “……还在。你介意我和你说些关于他的故事吗?”叶修顿了顿说道。 “你说。” “我老了,能记得的也不多。”1021号都能从叶修的语气中感觉到他的开心,似乎提到那个“苏沐秋”,叶修的苍老都不复存在了。 “我遇到他那年,他十五岁,我们一起打游戏。那年,我正好离家出走。”叶修笑了起来,“后来,我就和他住在一起了。” “后来,出了‘荣耀’,他每天在我耳边念叨,都快把我耳朵念叨出血了。”叶修深陷在回忆之中,电话另一端的1021号似乎也沉迷其中,静静的听着。 “他弄了一个小本本,写我和他的胜负纪录,我每次问他的时候,他总是说还差一点儿……”叶修又在那边笑了起来,但笑声很快就消失了,“可直到最后,他也没能追平。” 1021号静静的听着,可能是被叶修的情绪感染,心中有些悲伤,甚至有些不甘。 “他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,说人生的路还很长……”叶修说着说着,不由伸手摸了摸眼角,竟有些湿了。“如果他的人生路还有很长,他本该是‘荣耀’最有天赋、最有成就的人才对。” “我有点儿想他,每年去南山公墓的时候,他只会笑,不动也不说话。” 1021号感觉自己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眼泪掉下来晕花了名册上他自己名字下方的空白。 许多空白的东西,就这样浮现出来。 “叶修……”1021号的声音有些哽咽,“我是沐秋……” “嗯????” “我是沐秋。”苏沐秋重复了一遍,又添了一句,“你要找的那个。” “是…我要找的苏沐秋?” “对,我就是。我一直在等你,叶修。” “可你……” “那可说来话长了,等你下来再说。”苏沐秋打断叶修的煽情,“不如说说,你给我打电话……意欲何为啊?” “当然是看你荣耀练得怎么样了,有希望追平纪录没。”叶修口不对心的回答,眼角还湿润着。 “啧啧,怕是会超过你。”苏沐秋手中的听筒都粘在脸上了,“只是我想听的可不是这个。” “沐秋,我……”叶修拉长了声音,吊足了苏沐秋的胃口,心满意足之后,才说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 地府的新政,“地狱接线员”擢品性良善、无过之人,去其因果轮回,受业火五重,是以魂长驻黄泉。

评论
热度(26)
© 池虞 | Powered by LOFTER